快捷搜索:

犊牛和小母牛的饲喂管理

  用于奶牛群更新的乳用犊牛饲养状况,例如在美国,还具有相当多的改进空间。美国自1991年开始的全国性调查,犊牛断奶前的死亡损失,约在8%~11%范围。最近的国家动物保健监测调查(nahms)发现死产数为6.5%,断奶后的死亡损失约2%以上。这6.5%的死产数有些怀疑,因为在该地区很少有奶牛场保持良好的记录。而另一些研究发现死产数从10%至20%(meyer等2011;etteina等,2004)。因此,至少有20%的犊牛因这些各类的死亡而不能作为今后的牛群更新。大部分这些犊牛的死亡损失,因断奶前的下痢和断奶后呼吸道问题而发生(nahms,2007)。断奶后呼吸道问题最经常是由于在一个时间内有太多的变换,导致严重的应激和免疫力的降低。田间的资料显示,一旦犊牛患有呼吸道问题,它将损害一生(warnik等,1995)。较慢的生长率、较迟的首次产犊和随后第一泌乳期间的较早淘汰,因此很有必要避免犊牛的呼吸道问题。犊牛有三个至关重要的时期,产犊前后(包括母牛、环境、初乳管理),在大多数犊牛发生死亡的初生后的两周和断奶转换。本文的重点是探究犊牛和小母牛饲养的各个方面。 一、初乳 在犊牛初生的4小时内,迅速地饲喂4升初乳至关重要。蛋白质抗体的吸收具有时间依赖性,在出生后最初的4小时内降低25%,出生后12小时内降低50%,而出生后24小时内降低85%~95%。出生后的犊牛没有任何水平的血液抗体,因为他们在子宫内不能从母体吸蛋白质。目标是通过初乳喂给,使犊牛至少有100克或高至200克的免疫球蛋白(igg)。如果初乳平均有50克igg/升的免疫球蛋白,那么每头犊牛喂给2升初乳就可有100克igg。由于大多数的初乳样本并不含有多至50克/升的免疫球蛋白,而且在生产实践中很少监测初乳中的抗体蛋白质水平,因此为了使犊牛在第一次初乳饲喂中至少获得100克的igg,最好在最初的初乳饲喂中提供4升的初乳。大于100000个菌落形成单位的大肠杆菌的肮脏初乳是一个明显的问题。在美国的各类田间调查中,样本的33到99%多于这些推荐的水平。这样犊牛就有意无意地接种了这种“细菌汤”,即使在出生4小时之内饲喂了4升的初乳,但由于初乳受过多的污染,其价值也大打折扣。研究已指明,这些污染的主要来源是由于挤奶、运送和饲喂初乳的用具(gordden,2007)。所有这些用具必须是几乎灭菌的,因为细菌从初乳的挤取到饲喂,每20~30分钟,其数量可以翻番,但取决于周围的温度。肮脏的初乳相等于在犊牛出最初的2~3周内,促使其患病或死亡,因为这是最容易发生下痢和最易造成死亡的时候。 在出生后最早饲喂2升或4升初乳的好处,发现在一个现场的研究中。该研究一直将犊牛饲养至它们前两个泌乳期,并发现其中的差异(faber等,2005)。在第一次饲喂中喂以5升或4升初乳的犊牛,在14月龄时具有少50%的兽药费用,0.23kg的更多日增重,并在第一泌乳期多产11%的305天成年当量的奶量(9907kg对8952kg),以及在第二泌乳期多产17%的305天成年当量的奶量(11294kg对9642kg)。这表明初乳具有比简单提供可吸收抗体蛋白质和其他营养的更多好处。很可能在初乳中发现的某些超过200种生物活性物质,具有对非常早期的乳腺发育和以后奶产量增加的重要影响。 二、液体饲喂 由于犊牛在出生时不具瘤胃功能,它们在最初必须饲喂液体饲粮,以在最初的几周提供大部分营养。这些液体通过食道沟而过瘤胃,并进入皱胃或真胃。在那里开始消化过程,然后皱胃内容物排空到小肠进行营养的吸收。蛋白质/脂肪/固形物的浓度,是提供液体营养上的主要变数。由于牛奶中含有约13%的固形物,传统的代乳粉(mr)是按相似水平的固体混合的。美国代乳粉的蛋白质和脂肪水平,通常大部分为各20%,并通称为20/20代乳粉。饲喂的量是一个关键因素。传统上,饲喂水平是0.227kg的代乳粉混合于2升的水中,并日喂二次。但这仅仅提供约足够增重的0.227kg日增重所需要的蛋白质和能量(nrc2001,略)。其后,目前的饲喂水平已增至0.284kg,混合在2升的水中,日喂二次。但为了实现生长的遗传潜力所提供大多数营养,就需要较多蛋白质和较高的饲喂水平。最实用的和具有成本效益的饲喂水平,是用28/15代乳粉粉按平均约0.386kg混合于3升水中饲喂,日喂二次。这通常称为加速或集约化饲喂。比较20/20和28/15代乳粉的饲喂方案(stamey等,2011),后者导致较高的日增重和较重的犊牛。这也使犊牛在它们生命最脆弱的时期,并在它们生命中最好效生长的时期,将营养转换成体重。这一方法可以使犊牛从产犊至二月龄底,获得双倍于初生重的目标。 三、水 水在犊牛的饲喂上经常受到限制和缺乏。犊牛喜欢有现成、清洁和温暖的水。犊牛和母牛都喜好温水,因为它不会较多地干扰瘤胃或瘤胃细菌的温度(dracy等,1968;bewley等,2008)。在寒冷天气,这甚至更为重要。因为冷水可使瘤胃细菌招致冷休克,并增加犊牛在饮用冷水后使其温暖的能量需要。犊牛和母牛需要约4倍于采食饲料干物质数量的水(ketrtz等,1984;quigley等,2006;kramer等2009)如果没有现成的清洁饮水,干物质采食量(dmi)将相应减少。其次,对饲喂初乳和过渡乳以后的犊牛,必须每日有新鲜和干净的饮水。这也促使犊牛较早地采食犊牛开食料。在生产实践中要牢记水对干物质4:1的关键比率。 四、犊牛的饲草 断奶前犊牛的瘤胃发育,最好既避免边际性酸中毒又可提供促使瘤胃乳突发育的挥发性脂肪酸的发酵促进物。促使瘤胃乳头发育的挥发性脂肪酸的次序是丁酸、丙酸和乙酸。在断奶前饲喂饲草,虽然可以避免边际性酸中毒,但它并不提供最佳的挥发性脂肪酸的混合物,而且还造成胃肠的充盈并影响体增重。实际上,饲草阻抗了瘤胃乳突的发育(warner,1999)。开食料的物理形状则是影响瘤胃发育和功能的关键因子。 五、犊牛开食料 犊牛并不喜欢犊牛开食料中的粉粒,而且这将减少它们对犊牛开食料的摄入量。犊牛开食料的物理形状,对其瘤胃的发育和功能十分重要。制粒的形式由于成本和运作的原因已经较为普遍,但它并不导致早期的功能性瘤胃发育。在一个研究中,犊牛喂给相同的配方,但一种是制粒的,另一种为口感化的开食料(制粒的并混有全粒的玉米或燕麦)(porter等,2007)。在该试验中,第一次观察到的犊牛反刍时间分别在6.0周龄和3.7周龄,而且反刍的时间百分数各为8.7%和21%。喂给口感化开食料的犊牛,在断奶后也采食较多的开食料(p

本文由养羊吧_专业养羊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犊牛和小母牛的饲喂管理

相关阅读